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曹宏安的网易博客

潸然看断梨花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七天以后……  

2014-12-13 18:29:25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七天以后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∕红蜡闲云
       小堆儿晚上骂了妻子几句 ,谁知妻子在第二天上午出去就没再回来。
       村里人都知道小堆儿的事情:
       小堆儿年轻时调戏一个外庄的妇女住了多年班房 ,出来后已三十好几,错过了谈婚论嫁的最佳年龄,加上名声不好,也有人给他提了几次媒,结果以失败告吹,钱也花了不少。直到有一天,本庄的刘婆子领来一个叫紫的姑娘站在了小堆儿的面前。姑娘俊秀麻利,两只眼睛水灵灵的,一嘴的 四川口音。两人一拍即合,婚事很快就成了。
       小堆儿那年四十二岁,比紫整整大十七。小堆儿多次去过四川紫的娘家,知道那里很穷,很多人还穿着草鞋,也正是因为这个的缘故,才让小堆捡了个大便宜,娶了紫。
       紫给小堆儿生了个女儿,婚后两人的日子还算凑合
       时间在一天天过去,转眼小堆儿的女儿已经过十岁了。
      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紫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起来,经常无缘无故地发火,和小堆儿大吵大闹,有时自己独坐在镜前发呆叹气,和小堆儿再没好好说过几句话。
       也是,小紫刚好三十五岁,精力充沛,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而小堆儿已是满脸苦楚褶皱,像老槐树上扒下的皮,头发如被白霜打了一样,不仅全白了,而且在一根根往下掉,晚上行次房事,那玩意儿老是硬不起来,气得紫在小堆儿身上乱踢乱蹬,当然无济于事,最后只得用泪打发那寂寞漫长的夜。
       村里住进了一个收破烂的外地后生。不上数天,紫便和后生混熟勾搭在一起。后生年轻壮实,把紫搞得神魂荡漾。时间一长,小堆儿也就知道了,开始和紫闹,甚至也用些暴力,但紫并不吃他这一套,还因此和后生私奔过,最后小堆儿费了好长时间、好多周折才总算把紫“请”了回来。紫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就把后生带进了家,住进了西厢房。事已至此,小堆儿只好忍气吞声装聋作哑。小堆儿每天到石头锯场干活,家里便留下紫和后生卿卿我我。
       昨天晚上小堆儿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和紫吵了起来,骂她“真不要脸”,是“贱货”。小堆儿早上出门时看见紫还在床上躺着,中午从锯场回到家里,发现紫不见了,衣服扔得到处都是,细检点,最近给紫买的几身新衣服也一起失踪。
       一个月,小堆儿沉住气没去找;二个月,小堆儿仍然没有去找;到了第三个月,小堆儿沉不住气了,开始找遍所有的亲戚朋友家,最终一无所获;到了第四个月,小堆儿不再去石锯场上工了,寻找紫便成了他惟一的工作。
       小堆儿变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,开始进寺庙,开始烧香拜佛,开始求仙卜卦。
       小堆儿身体开始佝偻,仅存的头发全白完了,早年蹲班房遗留下的哮喘又发作起来,整天“咳咳咳"咳个不停,一年光景把他折磨得像个七十岁的老头。
       听说距村五十多里地的赵庄有位神人,不仅能掐会算,还能“过阴”。“过阴”就是能通阳间和阴间,比如谁想逝去的老母了,“大仙”就能够把阴间的老母请出来和他说说话,当然这一切都是鬼魂附在“大仙”体上完成的。“大仙”的名气很响,门前总是大车小车不断,前来问事的人络绎不绝,也有来还愿的,门前鞭炮声有时能响一整天。
       小堆儿等了一上午,中午才轮到了他。
       小堆儿看见“大仙”坐在太师椅上,眼睛半闭,身旁一张老式八仙桌,案前摆放神灵牌位,香炉里插了三支香,正袅袅地升腾着缕缕烟雾。
       小堆儿一口气说完来的目的,希望大师能够点拨迷津。
       “大仙”睁开眼,像欣赏一件工艺品似的把小堆儿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。然后慢吞吞地说:“你老婆原是个蛇精,只因她和一蜈蚣精在前世有一段情债,现在正在了却那段姻缘……”
       “大师,您看一下她能不能回来?什么时候能够回来?”小堆儿已经急不可耐。
       “大仙”沉吟半响,最后以三个“难”字回答了小堆儿。小堆儿顿时感到阵阵冷气从后背直钻入心里。
       “大师,能不能破解?”这是小堆儿的最后一点希望。
       “破解啊,对,对,破财免灾嘛。”小堆儿的话,“大仙”颇为赞赏,连连点头。
      小堆儿心领神会,知趣地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五百元钱,小心翼翼地放到“大仙”旁边案桌上。
       “给你个法子:你找到你媳妇的破鞋,把它挂在床头,每天夜里子时,你都要拍打床头,口里同时念某某某,你回来吧!你回来吧,某某某!你可记好了。”
       “大仙”停停,看了看小堆儿,继续说道:“七天以后,我保管你的媳妇回来……”
       小堆儿满心欢喜地离开赵庄,到家后就在床头挂起了紫的旧鞋,按照“大仙”的嘱咐,每天半夜子时一边拍一边念着。
       七天后紫没有回来,半月后紫还是无一点消息,一个月后也不见紫的半个人影。
       小堆儿沮丧极了,又去问"大仙“,”大仙“怪小堆儿心不虔诚,没有耐性,结果又扔了几百元钱。
       小堆儿回来后仍然每夜子时继续拍照样念着。
       "七天以后嘛,”一个月是七天以后,一年也是七天以后,十年还在七天以后。第一次在“大仙”家听到这句话,小堆儿觉得是如此的具体清晰,而一年后小堆儿对“七天以后”这句话却感到越来越模糊不清了。
      现在,小堆儿不再拍了,也不能拍了,他的哮喘病再次发作。
      小堆儿至死也没有把紫唤回来。
      那双破鞋仍然挂在床头……
     
    
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